我所認識的師長

我和雪歌仁波切的因緣

編者按:素齡師姐是目前跟著仁波切上課,年資最深的學員。她從仁波切剛來臺灣就跟隨仁波切聼聞教法,從她口中可以聽到許多仁波切早期來台的故事。

       仁波切剛來台灣不久,我就跟仁波切結下法緣。 

     2000年4月,我們家雇用的一位小姐是當時幫仁波切翻譯的師兄的親戚,當時我母親生命垂危,因為這層關係,我們有機會認識仁波切,仁波切特地來看我母親。 


     那時候我母親已經臥床四個多月,腦部積水,情況不甚樂觀,我原本想請仁波切給建議,看要不要另外找醫生,但仁波切看到我媽幾乎是奄奄一息,就為我媽媽加持,我問仁波切,媽媽這樣會不會很苦,該為媽媽作什麼對她最有幫助,說真的,當時我沒有學佛,只懂得去寺廟拜拜,其他什麼也不知道。仁波切看了我母親的情況後對我們說:「如果我們的心是好的,她所得到的就是好的,如果我們的心不是真心想對媽媽好,即使外表作些旁人看起來很好的事情,她得到的也是壞的。」這句話,到現在我仍受用無窮。 

     三天後,我媽就往生了。仁波切幫我媽媽加持、修法,那時我不懂得什麼是修法,也聽不懂仁波切為我母親誦的一些經文,聽得懂的只有一部:「入行論」,其他的我都不懂。後來,因緣際會,有人跟我說,我媽媽往生到好的地方去,至今,我仍非常欣慰,也很感恩仁波切。 

     仁波切有時來我家講課,我們有問題會直接跟他請益,因為我家族認識其他法師,我看到親戚動不動就跪下來拜法師,頗有疑惑。仁波切對我跟我先生說了一句話,我們到現在還很受用,他說:“不要看我這身衣裳,而要觀察我。” 

     我為什麼想要跟著仁波切學習?老實說,沒有特別的理由,因為當時我們不懂得問,也不懂得珍惜,不懂得改善自己,但是一聽他說法就非常舒服,很想要繼續聽。我很喜歡聽他的法,就這麼簡單,我覺得,是仁波切走向我,不是我走向他。雖然這樣說有些人會覺得大不敬,但十幾年來,我總是這麼認為,且平時只要跟他相處,仁波切給我的感覺就是非常舒服、穩定,給人安心。 

     我是很單純的人,我感恩仁波切在我母親臨終時所給予的加持與教誨,後來又教我「三主要道」,我完全聽不懂,但只要一上課聽法就很舒服,即使當時我連“暇滿”這兩個字也不會寫,仁波切卻總是能針對我的疑問給予圓滿的答案,即使我跟仁波切講話不多,輕輕的聊天一下,我就獲益良多。 

     有一件事令我至今仍印象深刻,我周遭很多人學佛法一段時間後紛紛興起出家的念頭,我對於這些已經結婚的人還想出家很不以為然,在我的價值觀裡,我認為結了婚還出家,很不負責任,我心裡既不愉悅又充滿疑惑,於是請問仁波切:「出家人可不可以結婚?」 

     仁波切回答:「出家人,可以結婚,但結了婚就不是出家人。」多麼簡單的一句話啊,這回答非常清楚,完全攝住我,打到我的心,我受用無窮。 

     還有一次,跟法友聊天時,有人問:「佛有很多嗎?」 

     「當然很多啊,」有法友回答。 

     「如果佛這麼多,一下拜這個,一下拜那個,到底要拜哪一尊佛呢?」我們不解,於是請仁波切解惑。 

     仁波切說:「佛的體性是一(一致的)。」 

     我們一聽,哇,多麼簡短的一句話,當下心整個開了,完全解惑。我想,就是因為這樣吧,雖然仁波切長年在外奔波弘法,學生愈來愈多,更少有機會跟仁波切相處,但我仍願意持續跟著仁波切學習,聽他說法,因為只要我心中有不順心、令我困惑的問題,他總能輕輕鬆鬆地,簡簡單單一句話,清清楚楚,就完全讓我信服,且受用無窮。 

    又有一次,我姐姐問仁波切說,她已經退休沒什麽積蓄,但很想賺錢可以供養三寶,有沒有什麽咒語可以致富?那時候仁波切就教她:“你跟著我唸“滿足,滿足,夠了,夠了”每天要唸很多遍。”我們聼了都愣了一下,這是什麽咒語?過一會才回過神而哈哈大笑。到現在我們姐妹還會笑談這件事。我們都很佩服仁波切,佩服他以當時有限的中文,居然能講出這麽睿智的話! (黃素齡口述;林芝安、黃盛璟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