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對它付出這麼多

《入行論》第八靜慮品第182偈頌:
何毀引身瞋?何贊令身喜?
身既無所知,殷勤何所為?

       前面的偈頌一直講,我們以今世的身體或者是五蘊來生起我執、我愛執,特別狹隘地只看到眼前的、非常短暫的利益,然後就迷戀,執著。

       現在這裡講到以自己今世的身體來安立的這個我,它要吃穿,還有它的名譽等等(這裡主要是講名方面)。對名聲,我們有的時候比財更重視,更執著:人家譭謗我們的時候就生氣得不行,人家稱讚我們的時候就高興得不行。

       實際上我們這個身體,它什麼都不知道,它是一個物質、一個色法。但我們不考慮這個,我們覺得好像它知道一樣,然後就為這個身體上安立的我的名譽,付出一切,所以這裡就講“殷勤何所為”,實際上我們是在無知當中付出一切。

       有一點點譭謗的時候,我們內心裡面生氣得不行,這裡講“引身嗔”;然後有一點點稱讚的時候我們就高興得不行,即“何贊令身喜”——這個是內心的狀態。

       然後行為上,也一樣為名付出一切,所以“殷勤何所為”。這三個都有一個問號,意思是一切都是在無知當中,內心裡面也是這麼在意,行為上也付出這麼多,實際上一切都是無知當中。

       但是,“身既無所知”,這個身體,既然它完全不知道,那我們幹嘛為它付出這麼多?

                                                                                                          ~出處《雪歌仁寶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