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修大威德金剛,卻只保護了我執

       一個修行人該要做什麼?就是滅除我執。

       京俄哇講,有的人聞思修的結果是我執更增長,好像聞、思、修的結果,是“我”擴大了。比如說我通了經論,我通了顯密,好像“我”就變大了。原來我什麼都不通,“我”就很小;自己認為學過這個、通了這個,結果呢,“我”就變大了。

       同樣,聞的時候,我們沒有真的注意我執有沒有滅;沒有注意的話,思的時候一樣會增長我執,修的時候也一樣。

       比如說我們修的時候,認真地打坐,但是對我執沒有認出來、沒有對治到。在意我念了多少遍,我修的時間多長,閉關時間多長,我的名氣多大,知道我、拜我、讚美我的人有沒有達到十萬、幾十萬、有沒有上百萬...... 就像這種的心態的話,根本整個聞思修變成歪的了,越聞思修,結果我執變得更大。

       聞思修的目的是把我執滅除,但是如果我們自己沒有注意的話,會變成增長我執的一個助緣,所以我們要特別小心。

       尊者也有說過,比如有的人修大威德金剛,觀想一個護輪,上下四方、四邊都有護法,裡面有壇城,壇城裡面又有很多本尊,再中間自己變成大威德金剛......。

       好像“我是大威德金剛,什麼都保護我”,外面有這麼多本尊,有這麼多護法,自己的內心就變成保護起來,保護誰呢?保護我,保護我執,我執放在最裡面,外面就一圈一圈地把它保護起來;同時又為照顧我執而持咒。所以越修,我執就變得越堅固。另外我們有的時候皈依也好、修業果也好,都有點保護我執的感覺。為了保護我執,我們心裡面對“我”非常重視,然後就求三寶救我。

       修業果的時候也是有一個我,我要生生世世的好,我不可以墮地獄、不可以投生到沒有暇滿的地方等等——處於心裡有很強的“我”的階段。

       有的時候我們看到,學佛的人比沒有學佛的人我執更強,更容易生氣。

       學修的結果變成我執比以前更膨大,這種現象確實是有的。學修的目的是滅除我執,但是我們沒有注意要滅除我執;沒有注意的話,會增長我執,會有這方面的助緣。

       同樣,學佛之後對我執都不注意,對自己改變也不注意,學了之後就天天看別人哪裡不對、哪裡有罪,好像全世界人人都有問題。原來不會批評,現在很會批評,這個也不對,因為一、二、三、四、五、六個理由,那個也不對,因為一、二、三、四,對自己則根本不會觀察。

        原來不會造這麼多惡業,學了之後現在很會造惡業,全世界人都會批評,甚至佛陀也有不對的樣子,就是會這樣觀察。這是非常嚴重的。

       所以“修學的目的是什麼?”沒有認出來的話,修學就是相反的逆緣,沒有往上進步反而更退步,這種危險性很高。京俄哇在這裡點出來這些問題。他講到,聞思修的目的是什麼呢?先講“由補特伽羅我(人我) 與法我,一切煩惱顛倒才得以增長。

       特別是補特伽羅我執能損害我們”,所有聞思修的目的,就是解決補特伽羅我執;先說兩個我執,特別是補特伽羅我執會害我們,比法我執更會害我們,“能任運地摧毀聞思修慧的就是補特伽羅我”。

                                                                                                                      ~出處《雪歌仁寶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