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迦心咒的意思

       在賢劫的千佛裡面,釋迦牟尼佛因為關心末法時代的眾生,來到世間,為了關心我們“想離苦得樂”的感受與希求,釋迦牟尼佛講了“四聖諦”與其他的法。可以說所有佛教的法是釋迦牟尼傳的,所以我們也要念誦釋迦牟尼佛的咒語,來感念他。

       我大概解釋一下這個咒語。

       首先是“嗡”字,“嗡”的音裡面,有“啊”、“喔”、“嘛”的音,三個音合在一起。這三個音合在一起代表什麼意義呢?代表著佛陀的身、語、意,也代表我們的身、語、意,兩者皆有。

       當我們念“嗡”的時候,就像我們呼叫佛陀的身功德、語功德、意功德的加持,從佛陀的身語意降下來,加持到我們的身語意上。

       接著是“牟尼 牟尼 嘛哈牟尼耶 梭哈”,連續三個“牟尼”。

       牟尼有“度”或是“贏”的意思。如同藏文中我們稱世尊為“圖巴”,意思是能夠度眾生、度煩惱,或是與煩惱鬥會贏,與業障或任何障礙鬥都會贏。

       這裡的“牟尼”也是“度”或是“贏”的意思。為什麼連續念三次呢?因為我們與三種不同的煩惱鬥,要把它們斷除;三個牟尼,各有不一樣的對境

        第一個“牟尼”的對境是世間大家都看得到的、很粗猛的貪瞋的煩惱——很強的瞋心、很強的貪心、很強的忌妒心……等。這些煩惱是可以暫時壓伏的,用佛教或是外道的方法,都可以短期斷除這些煩惱。

       要暫時斷除這些粗猛的煩惱,是不是一定需要佛教的方法?例如皈依、發心等呢?不一定需要。

       有時候,我們從外表看某個人好像完全沒有煩惱,就像阿羅漢一樣,如果我們對佛法的聞思不夠、瞭解不夠深的話,就會認識錯誤,以為他修行很棒,可能已經證得阿羅漢果。

       其實,佛教的禪修或是外道的方法都可以修成很強的定力,或是修成有神通,但是他們可能只是暫時斷除了最粗猛的煩惱而已。如果不談下輩子能投生善道或是從輪回中解脫的修行,我們並不一定需要學佛。

       不一定是看過佛經的內容才能看見這些粗猛的煩惱;要斷除這些煩惱,也不一定要透過修行佛法,外道的方法一樣能夠暫時壓伏它們。這一些可以暫時斷除的煩惱,就是第一個“牟尼”的對境。

       我們的上師喇嘛尊者與一些其他的師長在講法之前,有時會引用陳那論師《集量論》前面讚美釋迦牟尼佛的偈頌:“禮敬於具足,除滅分別網,甚深廣大身,遍放普賢光。”

       這個讚頌講到佛陀的色身與法身功德,色身有報身與化身兩者。佛陀的法身功德分兩方面,一是佛陀心的功德,一是佛陀心斷除煩惱的功德。

       心的功德有三:瞭解無我、瞭解空性、圓滿的瞭解空性。斷除煩惱的功德也分為三:斷除佛教與外道都能斷掉的那些煩惱之功德;斷除阿羅漢證得果位時所斷掉的煩惱之功德;斷除證阿羅漢之後剩餘的我愛執與所知障等煩惱之功德。

       也就是說,我們要斷除的煩惱有三種,第一種是不需要學佛,外道的方法也可以斷掉的粗猛煩惱;第二種是煩惱障,一定要學佛才能斷掉,但不一定需要靠大乘的法,也可以用小乘的修行斷掉這些煩惱;第三種煩惱包括我愛執與所知障,一定要用大乘的法,否則完全無法斷除這些煩惱。

       要斷除的煩惱有三種,所以斷除煩惱也分為三階段。我們念“牟尼 牟尼 嘛哈牟尼”,就是三階段呼喚釋迦牟尼佛,祈請佛陀加持我們斷除三種煩惱。

       念第一個“牟尼”的時候,我們祈求清除大家都看得到的那些共同的粗猛煩惱。第二個“牟尼”,要清掉補特伽羅我執,也就是小乘修行所針對的我執。第三階段念“嘛哈牟尼”,“嘛哈”表示需要大乘,我們要修大乘的法才能斷除的煩惱就是“嘛哈牟尼”。

       三者是有次第的,我們要把所有煩惱都清掉,所以要連續念“牟尼 牟尼 嘛哈牟尼”。

       最後念“耶”,意思是“為了”,表示“為了斷除前面講的三種煩惱”。“唆哈”是“請您開心地接受我這個祈求”。我們念的咒語裡面常常會出現“唆哈”,就是這個意思。

       進一步解釋“嗡”的含義,與接連三次“牟尼”是有關聯的。

        前面簡略說明了“嗡”代表我們的身語意要改變,念“嗡”表示我們向佛陀祈求,請佛陀的身語意加持到我的身語意上,改變我們的身語意。怎麼改變呢?我們的身語意要改變,也分成三個次第。

       首先是與第一個“牟尼”的對境相關的身語意,也就是共外道的那些煩惱所造作出來的身語意;接著是與小乘可以斷掉的煩惱相關的身語意;最後是與大乘法才能斷掉的煩惱相關的身語意,例如我愛執造作出來的身語意,以及所知障造作出來的身語意。

       這一些煩惱造作出來的我的身語意,我都要改變,所以“嗡”要連接到“牟尼 牟尼 嘛哈牟尼”,它們之間是有關聯的。

       念完“嗡”,接著念第一個“牟尼”,把共外道方法可斷除的煩惱所造出來的我的身語意改變;念第二個“牟尼”,把小乘法可斷除的煩惱所造作出來的我的身語意改變;念“嘛哈牟尼”的時候,就把大乘的法可斷除的煩惱所造作出來的我的身語意改變。

       這一些煩惱所造作出來的我的身語意,全都要改變,全都要清除,所以我們要祈請佛陀接受我們這個請求。

       我們要想:“佛陀聽到我們的祈求,當下就很關心,於是真正誠心接受了我們的請求。”不要以為是因為我們一直念、一直念,佛陀受不了,於是說“好吧,我接受算了!”這種勉強的接受喔!

       釋迦牟尼佛特別來到世間救我們這些末法時代的眾生,對我們的恩德太大了,我們念〈釋迦牟尼佛心咒〉的時候,要一邊思考這些涵義,一邊感念世尊的恩德,這樣子幫助一定會很大的。

                                                                                    ~出處《雪歌仁寶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