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馬過來吧,除了修理你我沒什麼好修行的

       「我」被強調、被重視的時候,心裡面就會非常珍視「我」、「我的」,實際上,我跟他人比起來,雖然實際上並沒有自己了不起,別人比較不重要,可是在「我」被凸顯的時候,就會這樣想。

       你想想看,我們覺得自己比較重要,別人難道就不會這樣想嗎?別人也會覺得自己比較重要,當有這種心態時,麻煩幾乎是肯定會跑出來的。

       對「我」的執著,導致我們特別重視自己,這種心態作祟下,我們內在的痛苦更加倍。例如,生病或遇到困難時,已經夠痛苦了,一想到「我」在受痛苦、「我」內心忿忿不平,痛苦又加了好幾倍。

       但現在要講的是,當內在有這種我執——「我特別重要」的感覺,就被你這種放大「我」的信念生出來了,但生氣的時候才有「我」,不生氣的時候就沒有「我」?不是,本來的情況裡,內心就有一個「我」,剛剛講的是,當內心特別執著時產生一種被扭曲的我,這兩個要分開談。  

       平常認為的「我」,和煩惱心很重時的「我」,是不大一樣的,平常的「我」如果有四、五十公斤重,在我執很強調的情況下,那個「我」秤一秤大概有上百公斤,身體大概裝都裝不下了,這是有差別的。

       你比較一下平常心底下的我以及內在我執捏造出來的我,會發現有很大的差別。

       在 入菩薩行論》裡,寂天菩薩說:「往昔我都恒常受你欺負。」以前不知道,所以從前迄今都受你欺負,現在我知道了,不會再容易被你欺負,你有什麼招數,過來吧!我一定好好修理你!

       這裡的「你」就是我執,因為以前不認識,恒常在輪回,現在我已經認識你,你要怎樣就放馬過來吧!

       過去有一個非常了不起的修行者叫博多瓦格西,有人問他平常都修什麼,他說:「現在我就站在門口等著煩惱,看它什麼時候進來,我手上拿著一把槍,只要它一進來,就直接斃了它,我就是修這個,其他沒什麼好修的。」

       所以,修持佛法不要只在心情很愉快的時候,讀一讀空性是什麼,聽一聽空性的教法,聽聽那個人講講佛法是什麼,這不是修持。是要在內在煩惱生起的時候,看自己心裡面是否真能面對,而非關起門來,不要讓煩惱進來。

       我就坐在那裡好好讀我的書,輕輕鬆松修佛,這不是修持。

       所謂修持,是煩惱無論什麼時候從哪個門進來,我就針對著它去對付,這才是修持。所以,以修持來講,我們真正要修持的時刻是煩惱生起時,即使煩惱沒有生起,也要時刻準備著應付,看它何時生起,這樣才是修持。

       我執、無明就像很會滲透的東西,滲透在所有的煩惱裡面,不管是貪、瞋、癡、傲慢、嫉妒,都有我執滲透在其中。

       一個東西很好看,某個東西我覺得很可愛、很不錯,當下心裡是不是就產生一種貪愛的心?這種貪愛的心裡面,就已經有我執在了,就像要蓋房子,裡面一定有鋼筋。

       所以,不管哪個煩惱,都一定有我執滲透入內,只要我們把我執、無明斷除,所有煩惱都沒有立足之地。

                                                                                                                                   ~出處《雪歌仁寶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