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首歌,是消除此生執著、痛苦最好的良藥

        《醒世無常歌》的主旨,是要告訴我們,每個人都會死,而且死後都會墮入惡道,因此對死亡、死後作種種介紹。這首《無常歌》的作者是帕繃喀大師。 
       這個課程主要就是思惟無常,為什麼要特別對這個主題來教授呢?因為修行分為下、中、上三士道的修持。以中士道、中士夫來說,就是發願要脫離輪回,而上士道的大士夫是要成就佛道,比中士夫的心願更廣大。
       而不管是中士夫或上士夫,他們的共同的道路是什麼?根本還是得從下士道開始修持起,如果不具備下士道的量,基礎就會不穩固,那麼中士、上士也很難修持起來,因此必須從下士夫開始修持。
       那麼,下士夫的修持是什麼?就是思惟因果、思惟無常的道理,今天我們受了大乘布薩律儀,更要配合思惟無常、因果的道理,因為這種思惟是一切成就的基石,是非常重要的,它會關閉我們投生到惡道的門,因此今日課程重點就是討論開示無常的道理。
       首先,先引用貢巴瓦大師曾提到的一段話,他說:對一位修持中士道或上士道的士夫而言,如果在今生努力的修持,依然生不起中士或上士的量,不管怎樣,仍然種下了一個善的習氣,那還不算是太遲。
       那麼,真正的太遲是什麼?就是下士道的修持不穩固,完全領受不到它的受用、作用的話,那就太遲了,他的來生必定投生到惡道去,因此,下士道的修持比其他兩道的修持是更加的重要。
       接下來,貢巴瓦大師又說,透過下士道的修持,來生可以得到八種有暇之身,並且避免八種無暇,因此透過下士道修持,思惟無常,就可以避免得到八種無暇身,而得到八種有暇身了。
       貢巴瓦大師特別提到下士道的修持是非常重要的,一定要趕快修持,一定要得到受用,一定要圓滿下士道的修持,要不然就太遲了。
       如果今生對下士道的修持,譬如說無常、因果的修持不圓滿,沒有得到真正受用的話,那來世還能不能得到像今生一樣暇滿的人身?那就很難說,而且是非常困難。
       甚至可以說,要再得到暇滿人身是非常困難的。就好像《入菩薩行論》中的一個譬喻,講得到人身的困難,就好像大海中,有一塊中間有孔洞漂浮在海面上的木頭,當木頭隨風漂流時,卻正好套在一隻每百年才從海底浮上水面盲眼烏龜的脖子,這個比喻就是告訴我們人身有多麼難得,因此,我們可以想像下一世要獲得暇滿人身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
       我門今天已經得到這難得的人身,所以特別要引貢巴瓦大師的話來勉勵大家,千萬不要浪費人身,因此既已得人身,就要在下士道上的無常及因果好好用功,將來才能夠再得到如此的人身。
       因此,我們心上應當生起殊勝的覺受,努力證悟今日課程主題,也就是認識死亡無常。唯有對無常有深切的認識與體悟,才能對此生的苦,來生的苦,苦的因等等,透過對死亡無常的修持,將這些苦痛一一消除。
       但死亡無常觀修的功課,何以能消除一切苦痛?
       首先我們必須認識所有的苦從何而生?所有的苦都來自我們對今生的執著,執著此生而生起的,之後便創造出各式各樣無量的痛苦。
       舉個例子,當我們對身體非常執著貪愛的時候,就會為了要保護自己的身體產生無數苦惱,心執著在這上面,就有很多的苦,這是因為執著此生,認為身體是自己的,卻不知道將來有一天,身體是要跟自己分離的。
  或者又因為執著此生,慢慢衍生出另一種「這是我的」的執著,執著有一個真實的「我」存在,因為有「我」的存在,所以會分別這是我的朋友,喜歡的朋友,或是討厭的敵人,開始有這種分法的時候,各種苦痛也產生了,而且會開始劃分權力範圍,說這是我的中心,這是他的中心,這邊,那邊,各種的分別,各種的對立,各種的苦痛,都是因為執著此生。
  認為今生是常的,是不變的,是真實的,因此各種心的造作、各種的混亂、各種的幻象就產生了,這一切都是因為不瞭解死亡無常的道理,所以這個死亡無常的修持,是消除此生執著的痛苦,最快最好也是唯一的方法。
  總結來說,執著此生是所有苦的根源,因此大家想想,每天生活當中或者是今生一生當中,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的苦?這些苦在那裡呢?我們往自己心上來看,反觀自己的一生,可以發覺百分之九十,甚至百分之一百的執著,所有的痛苦,都是由於我們執著此生而起的。
  甚至在修學佛法上,也離不開此生的執著,就像平常供養,在念誦供養文時,可能會念誦宗喀巴大師祈願文,在念誦同時,也要觀察自心是不是真正對宗大師有信心?還是念誦同時覺得非常傲慢,因為覺得自己是格魯派的,很了不起,所以要念宗喀巴大師祈願文?
  如果是這樣,就是沒真正用心在法上、在虔誠的信心上,而是在名聲上、權位上,以我執來念誦的,這樣的念誦是不如法的。
  如果剛才在念誦宗喀巴大師偈文時,心仍緣在世間法上的話,就是在名聲上有執著,慢慢的也就會衍生出教派的分別,各種本來清浄的法,也會變成不如法,轉變為世間法了。
  要對治對此生的耽著、貪著,消除執著的方法,就是思惟死亡無常了。
  透過對死亡無常的修持,就能夠消除我們各種的苦痛,減少痛苦。雖然沒有刻意製造很多善,但因為對死亡無常有所認識,在未來各種善法,它便會自然的生成。
  另外,有一位噶當派大師也特別提到說,思惟死亡無常跟修持佛法這兩者是完全同步、完全並行的,所以看一個人觀修無常的程度,就可以知道他在佛法上修持的程度了。
  反過來說,一個認為自己不會死的人,他就會不斷的造作各種罪業。思惟無常的利益非常大,所以我們要進入《無常醒世歌》來瞭解無常真正的內涵。

心匙——無常醒世歌
帕繃喀大師 造
仁欽曲劄 敬譯

鳴呼哀哉具恩師,伏祈大悲作瞻視,苦惱若我眾行徑,一生自欺似無心。
勸告自己衷心語,心匙心中當牢記,縈繞心髓不散亂,思維自身之本性。
無始輪回至今生,已經無數生死輪,雖受種種樂與苦,於自未辦少分利。
難得暇滿昔雖獲,皆未受益而虛擲,如今若能自愛者,當修善行久樂藏。
貌似精明實愚癡,耽著現世似童嬉,忽遭可畏死主逼,無計可施終將臨。
自念尚且不死故,忙於無盡現世業,可畏死主忽現前,宣佈死期終將臨。
雖勤籌措明日事,即刻起程終將臨,剩食殘飲未竟業,無奈放舍終將臨。
鋪衾而睡但今日,如朽木頹臥末床,無力翻身拈摸手,牽捉衣友終將臨。
除卻今日難再穿,末衣內外遍裹纏,猶如石土漸僵硬,初見自屍終將臨。
末語遺囑與愁歎,悲哀之中強欲言,舌根幹故難達意,極灰心時終將臨。
末食聖物與舍利,伴諸流汁注口中,縱然一口亦難咽,留於屍口終將臨。
洽心合意眾親友,悲憫苦惱圍繞住,末伴哭泣傷離別,從今永訣終將臨。
可怖幻相如浪湧,斷支節苦甚難忍,無可奈何苦痛中,此生相沒終將臨。
善心提示極重要,是故師友興大悲,雖於耳旁勤提醒,惟增沮喪終將臨。
喉間頻發欷噓聲,呼吸漸短氣雍滯,最後停止如斷弦,今生終結終將臨。
百般珍惜悅意身,終成反胃腐爛屍,此身粗褥亦難忍,終置荒涼屍林地,
此身芒剌亦難忍,終被剁碎削骨肉,此身蚤虱亦難忍,終被鳥犬食殆盡,
屍身雖以錦衣裹,終將置於焚屍爐,此身爇香亦難忍,終被焚化火蘊中。
熾燃柴薪燒骨肉,收骨灰時終將臨,此身厚衣亦難忍,終被埋於窄地坑。
悅耳大名之前後,加已故語終將臨,親戚朋友與僕役,哭聲四起終將臨,
衣帽家當散四方,無一剩餘終將臨,獨往中有險關道,淒慘惆悵終將臨,
四大顛倒讎敵至,生大恐懼終將臨。見處山崩斷岩下,土雨壓身奈何之?
幻見趣入大海中,巨浪渦卷奈何之?聞似大火爆炸聲,心耳俱裂奈何之?
黑暴劫風包卷起,幻相可畏奈何之?大紅業風緊驅迫,為闇吞沒奈何之?
閻摩使者繩索綁,惘然被牽奈何之?牛頭蠍面眾獄卒,百般折磨奈何之?
死主閻摩法王前,算善惡帳奈何之?推諉生前貪瞋詐,閻摩揭穿奈何之?
自罪異熟當懲罰,入閻摩獄奈何之?地獄烈火鐵地上,自身裸臥奈何之?
兵刃雨降身破碎,受而不死奈何之?烊銅中煮骨肉爛,受猶不死奈何之?
身火無二極熾燃,然猶不死奈何之?冰穴風襲身凍裂,成千百片奈何之?
墮入饑渴餓鬼處,多年饑餓奈何之?若成劣緣愚傍生,相互噉食奈何之?
極難忍受惡趣苦,真正臨頭奈何之?現應速速不放逸,當下精進正是時,
不僅適宜恐遲故,即刻速速提精神!具恩師父之口授,善慧勝者論心要,
顯密全圓道修法,當於心中起實證!自他二利久樂藏,日日盡力求獲取,
試于閻摩作競賽,三門合一勤勉行!

                        ~出處《雪歌仁寶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