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喜歡我,為什麼我會開心?(想過這個問題嗎)

《入行論》第六品第九十四偈頌:
聲暫無心故,稱譽何足樂?若謂他喜我,彼贊是喜因。

       我們追求世間八法裡面的名望、或者人家讚揚我們的時候,如果我們對榮譽方面非常執著,就會造成(下面的狀況):人家讚揚我們或想要讚揚我們的時候,其他人來阻礙,比如給前者解釋(為什麼不應該讚揚我們的原因),摧滅前者想讚揚我們的心,甚或使其生起很多對我們的負面看法。他這樣做的時候,我們就會生氣。
       這樣生氣的主要原因,是我們喜歡被人家讚揚的榮譽,為此而執著。
       為了去除這個執著,可以從不同的角度去思維。第九十四偈頌這裡有“暫時”,就是“ 聲暫無心故”的“暫”,意思是偶爾可以這樣想,這也是有幫助的。
       偶爾怎麼想呢?稱讚我們的其實就是個聲音,是名言上的聲音。聲音確實可以說好像空氣一樣,沒有什麼作用。
       這裡講:它沒有什麼感受,它沒有什麼溫柔,或者說它沒有心,所以這裡講“聲無心故”,所以應該是“暫時”。
       我們可以想什麼呢?可以這樣想:我對稱讚和榮譽方面,沒有必要非常享受和滿足,這個沒有必要。所以這裡講:“ 稱譽何足樂?”我為什麼要這樣做呢?沒有必要啊!
       因為什麼呢?因為前面的第一句:聲音沒有心的緣故。意思是聲音完全像空氣一樣,或者完全像風一樣,根本不存在有心、有溫柔(的情況),什麼都沒有。
       所以對稱讚、名望方面,我們沒有必要執著。前兩句是這個意思——“ 聲暫無心故,稱譽何足樂?”
       其次,我們可能會想:不僅如此,我們為得到讚美而感到快樂和享受,有個理由。理由是:我們看到人家喜歡我們。看到別人歡喜的心,所以自己心裡就覺得很快樂。我們的原因應該是這個。聲音不是(我們歡喜的)原因,不是用聲音本身作為理由。
       稱讚我們的那個人的聲音不是重點,(重點是)那人的心喜歡我們。人家喜歡我們的時候,人家心裡對我們的那種喜悅影響我,我於是也高興。我對此執著的原因在這裡。有可能我們會講這個理由(來成立自己喜歡讚美)。
       所以第三句和第四句講“ 若謂他喜我,彼贊是喜因。”其中“若”是“假如”的意思。人家讚揚我們的時候,我們喜歡的原因是什麼呢?喜歡的原因應該不是以聲音作為理由,應該是“這個人心裡喜歡我”,以這個緣故,我就喜歡。
       他讚揚的時候,我心裡就舒服,原因在這裡。“若謂”:假如把“他喜歡我”當作你對這個非常喜歡的原因,如果你這麼解釋的話,是這個意思——“ 若謂他喜我,彼贊是喜因 。”
       下面接著是第九十五偈頌(來反駁)前面的第九十四偈頌。
       (最後)這句後面應該有問號。這裡寫“ 若謂他喜我”,有“若”字,這句“ 彼贊是喜因”的後面也應該有問號。前面的“ 稱譽何足樂”的後面有問號,這裡同樣也應該有問號,因為這裡是“假如你這麼說的話”的意思。假如你說“別人喜歡我們,別人的心裡對我喜歡”是我喜歡的主要原因,如果你這麼說的話,那麼接著第九十五偈頌就(針對這個問題)來開示。

《入行論》第六品第九十五偈頌:
受贊或他喜,于我有何益?喜樂屬於彼,少分吾不得 。

       第九十四偈頌的時候講過,第九十四偈頌的後兩句要有問號。“若謂他喜我,彼贊是喜因”,這裡後面有個問號——假如我們喜歡人家讚揚我們的理由是“讚揚者的心裡喜歡我們,對我們喜悅,以這個緣故,我喜歡他的讚揚”。
       如果這樣說(喜歡受到讚揚的理由),那麼現在第九十五偈頌說:這也不對。為什麼呢?人家讚揚我們也好,人家喜歡我們也好,這兩個對我們都完全沒有利益,所以沒有必要喜歡。
       “ 受贊或他喜”:無論是人家讚揚我們也好,還是他人喜歡我們也好,也就是他人心裡對我們喜歡,他人嘴裡講出對我們的讚揚,這兩個都是他人的東西——他人的心、他人的語。
       從身語意的角度,是他人的心、他人的語。他人的身語意,永遠是他人的,我們不會得到。
       “ 于我有何益?”我們的身上得不到。別人的身語意永遠是別人的,我一點都沒有得到利益,所以我們沒有必要對這個執著或者歡喜。
       第九十四偈頌講過“暫時”:有的時候可以從這個角度來思維。不是一定要這麼想的意思,但是有時候從這個角度來想一想,對我們也是有幫助。
       人家喜歡我們,這個是重點:人家喜歡我們、人家讚揚我們的時候,我們的心裡非常高興的原因,不是聲音,主要是“別人的心對我非常喜歡”,這是主要的原因。
       如果這是主要的原因,則是不對的:別人內心的喜樂永遠是屬於別人的東西,那是別人的快樂。
       “ 喜樂屬於彼”:他人心裡的喜歡或者快樂,永遠是別人的感受,別人心裡的東西。即使一點點、一部分,我們也完全得不到,我們不可能會得到的。所以,我們為什麼喜歡呢?沒有道理。
       “ 少分吾不得”:我們絲毫不可能得到,因為這是別人的東西、別人內心的喜樂。這裡講“屬於彼”,“彼”是別人的意思。
                                                                                       ~出處《雪歌仁寶齊》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