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話我覺得蠻有力量的,我們要記住!

       從相信輪回、理解佛法者的角度,今世的名聞利養絲毫沒有意義,是短暫的小事,根本不重要。
       為了這個非常貪著,肯定會造惡業。
       貪著這個的結果,人生沒有用到對自己有意義的方面,而是讓自己遭受痛苦,好像虐待自己一樣。
       如果真正的瞭解輪回、佛法,為今世的名利使用自己(的暇滿),就好像是虐待自己,對自己根本沒有意義。
       把人生用在那裡、遭受痛苦,就是自己侮辱自己。沒有別人侮辱,只有自己侮辱自己。
       也會造很多惡業,也會(受)很多的痛苦。這些痛苦是自己招來的,不是別人讓我們痛苦的,是自己讓自己痛苦。
       自己侮辱自己,自己讓自己痛苦,如果這樣,從修行人的眼光看,就是“譏笑”。
       世間的人看到我們對今世貪著,可能不會笑我們,他覺得很棒、這個人很奮鬥;修行人看,會覺得可笑,會“譏笑”。
       在一起修行的環境裡,一個人對名、利這樣做,我們會譏笑“這個人這麼可笑,做這種事”,“被別人譏笑”。
       對來世有意義嗎?今世這麼痛苦,如果來世有好的結果也值得;但是對來世一點沒有好處,繼續(與今世)一樣,來世會更糟糕,會墮地獄等等。
       對今世的執著呢,今世虐待自己,來世更痛苦。
       世尊對無常非常重視,無常是一切的“想”裡第一個最殊勝的。確實是它與任何法都連在一起。
       “至心地修行佛法”,無論修習何種佛法,為了這個法,心裡需要什麼程度的勇氣呢?我需要為了這個法“心專一到了極處,貧窮就隨它窮去,貧窮到了極處,死就隨它死去。”為求什麼法,我們需要這種心態;如果有這種心態,任一個法肯定會成就的。
       這段話我覺得是蠻有力量的,我們要記住。                                          ~出處《雪歌仁寶齊》微信公眾號